王胜江:创业两周年

2017-04-17 10:01:45 来源: 中国科技网 作者: 王胜江
创业,强大的信念,

王胜江:创业两周年

2017年4月19日,我创业两周年了,庆幸感恩,创业继续。人间最美四月天,不负春光与创业。

人就像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沙粒,人到世上只是尘埃的偶然落定,大部分的人就像是河流里的沙子,被岁月冲刷得晕头转向,生命源于尘埃,又归于尘埃。

两年,730天,17520小时,1051200分钟,一路走来,时间不短,道路很长,故事很多。如果非得用一句话来概述这两年的创业,我想说:虽然这两年的路走得很难,但是我坚持着强大的信念突围出来了。

创业,就像是一幅故土的山水画

“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

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

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

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

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

......

......

伴随着车里放着的这首许巍的《故乡》 ,我终于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。

清明小长假期间,我陪着父母回了一趟老家,回到了那座江苏和山东交界的小村庄。村口下了车,脚踩在进村的土路上,一种故土的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不大的村落,村里还是那么熟悉的几十户人家,几座老房子,老房子旁边新盖的楼房,都分布在主干道的两边。大门两侧墙角整齐堆好的棉花杆,斑驳的大木门上贴着红火的对联,门口的柿子树和带刺的花椒树都长出了新叶。

不远处的田野,规整的种满大蒜和洋葱,偶尔能看到一丛又一丛的韭菜散落的长在田埂上,田间地头旁,停着堆满农具的三轮车,村民们正摆弄着竹条和塑料薄膜搭建育苗塑料棚。

农用拖拉机刚耕完的地,方方正正的土地,踩上去松软的感觉,远处一长排笔直高耸的杨树,树上点缀着几个鸟窝,泥土的气息,秧苗和树叶的翠绿色,都在彰显着春天的生命力。

天空很蓝,微风很轻,阳光很暖,故土很美。恰逢第二天下雨,淅淅沥沥的春雨,远处的湖面,路两旁的树木花草和盛开的油菜花,有如一幅山水画。

之前上大学的时候和工作以后也回过几次老家,不过都是来去匆匆,来不及驻足仔细欣赏故土的风景,这一次回来觉得故土格外的美丽亲切,父母亲也有二十多年没回老家了,两位老人显得特别兴奋激动,紧紧握住老伙计们的双手,止不住的乡音,聊不完的家长里短,带不走的故土回忆。

那一瞬间,你会觉得,创业,就像是一幅故土的山水画,不管你漂泊多远,独在异乡多累,一旦你回到魂牵梦绕的故土,觉得一切的打拼都是值得的,创业,也是一场故土的回归。

创业,就像是一次救赎的致青春

I guess it comes down to a simple choice: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.

(生命可以归结为一种简单的选择:要么忙于生存,要么赶着去死。)

——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
这是电影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面的一句台词,很简单的一句话,很简单的两个选择,要么好好活,要么赶着死。

俗话说“出来混,迟早都要还的。”不得不承认,创业之前的几年我偷懒了,过得太安逸,很多事情没有想清楚,没有全面成长,你走过的路,经历的事情,时间都会陆续回馈给你。

所以,我这两年的创业应该是抱着赶着去死的心态好好的活,选择走上一条很难的路,救赎过往的自己,再次致青春。

记得当时从SOHO中国离职的最后一天,我拿出手机在办公室自拍了一张照片,照片里的自己,照片里的办公室陈设物品,以及照片背后带不走过往十几年的工作回忆,这应该是我仅有的一次自拍,现在想起那个场景也很感触。

后来创业以后,为了品牌宣传,看似是出入在聚光灯下,合影拍照不断,其实每天跟一个五线小明星一样奔波,一直到现在,我也没一个固定的办公室,流窜在车里和各个空间的工位。

偶尔在一些演讲场合提到过,我们以前做地产行业的人腰是很肥的,那个时候看不上互联网行业,更没想过创业,现在看来,这是一种目光短浅的错误,也是一种放弃自我成长的行为。

干了十几年的房地产,早期思维转换没那么快,还是一套传统行业“土鳖”的样子,一身高级西服,穿着奢侈皮鞋,拎着皮质手提包,中规中矩的干着创新创业。

其实你看“中规中矩的干着创新创业”这就是一句矛盾的话,创新肯定是活跃颠覆的,而不是中规中矩,所以我早期刚开始的状态就是矛盾错误的。

突然有一天,我从车里翻出了压在储物盒里的双肩包,拿回家把手提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全倒在双肩包里,从此每天上下班,出差行李,这一个双肩包全搞定,想想也是很方便。后来开始穿休闲鞋,穿帽衫,穿休闲装,呈现出自己一个轻松而又亲切的状态。

四十不惑的年纪选择了创业,这个年纪了,说是不惑,看看头发越来越少,就知道这两年创业路的坎坷与坑一定不少。青春不去,创业不死,过去偷的懒,现在都得补回来,欣然的去接受,救赎过去,那些熬不死你的,终将使你更强大。

创业,就像是一场资本的谈恋爱

身处创投圈,创业和资本肯定是分不开的,两年的创业之路,资本是我的短板,说实话,我做得不是很好,好像我们这种老同志,不是很受资本待见。当然这不能怪别人,这是我自身的问题,个性使然,说话直,不求人,宁肯自己苦耕,也不低头,不混圈子,简直就是一个另类。

个性愚直的人也需要一个发泄的方式,打网球比较适合我。一方面是创业两年来,身体熬得越来越差,偶尔感到说不动话,觉得累,适量的运动也能调节一下状态;另一方面打网球的时候,也是一个自我心灵对话的过程。找一个网球教练,全程基本没什么交流,就是不停的对练,不停的挥拍,挥洒积蓄已久的压力,一场挥汗如雨下来,一身轻松,继续战斗。

创业,就像是一场资本的谈恋爱,我不是老对不上眼,就是失恋,好在单着也能活。怎么说呢?创业这件事,还真不是埋头苦干就能成的,你得学会讲故事,你得学会把自己收拾打扮的光鲜亮丽,还得把内在展示出来,关键是你得找到有感觉同频的对象。

创业和融资是两条不同的路线。创业,不能只是当作一个浪漫的过程,对于创业,我的确憧憬有一段很纯粹的资本恋爱,如同青春一般纯净,但更明白光有初心还不行,融资只是“包办婚姻”的一种形式,得需要一个野蛮生长的过程。

创业的这个过程,就是一个跟资本谈恋爱的过程,可能也是一个相爱相杀的过程,遇到合适有感觉的资本,成功拿到融资,更好更快的前进发展,最后大家修成正果,赚钱上市,过程虽然很漫长,但真能按着剧本走,也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。

其实创业,也是一件讲究缘分的事情。缘分不到,不必强求,最起码我觉得坚守信念,一直深耕,这个方向不会错,剩下的就是等待,时间会给出答案。

佛前一灯明,

心中万水清。

了了去来去,

空空行者行。

创业,就像是一幢高楼的夯地基

1496年,王阳明在会试中再度名落孙山。有人在发榜现场未见到自己的名字而嚎啕大哭,王阳明却无动于衷。大家以为他是伤心过度,于是都来安慰他。

王阳明脸上略过一丝沧桑的笑,说:“你们都以落第为耻,我却以落第动心为耻。”

同样的情况下,可能你我这些大众,肯定没有这样的定力和心性。正如王阳明所说:人须在事上磨,方能立得住;方能静亦定,动亦定。艰难困苦,正是对心性的最好磨砺。

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越是艰难处,越是修心时。

这两年的创业路确实走得很难,似乎是选择了一种hard模式,可越是艰难的时候,更是告诫你要扎实打好基础。艰难只是外部环境给你的反馈,就像是创投圈一直说资本寒冬,这是一个大气候,抛开外在,还得看自己如何修炼内功。感谢这两年自我救赎,才能再出发,走得虽慢,却也是螺旋式上升。

打桩,夯实地基,这是洪泰创新空间近两年来发展的重心。这个行业竞争也异常激烈,各自风格不同,我做不来八爪鱼,还得坚持深耕,“深耕”内容包括:在上游要做好投资机构的连接;在中游要做好实体产业的连接;另外还要做好与高校等科研机构的连接。

洪泰创新空间作为创新创业的一个载体平台,做好深度管理、深度孵化、深度内容的耕耘,为今后“盖楼”和“突围”做准备。通过输出管理和战略合作的方式,形成相对规模化的运营和管理雏形,在加大规模的同时,标准化管理模型,与更多产业发生链接,打造全国性连锁众创空间品牌。

创业,就像是一战围城的强突围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压力井喷的时代,在这个批量生产创业者,批量生产众创空间的当下,围城之下,大浪淘沙,创业,就像是一战围城的强突围。

“突围”是今年的一个关键词,众创空间这个行业已经逐渐出现一些雏形,大家可能有人往左,有人往右,有人往前,跟早几年的房地产和其他很多行业一样,各自有不同的定位,不同的模式,这是一个好的现象,百花齐放。

围城之下,第一阶段各大玩家纷纷冲进来入场,都在攻城略地,抢占市场,开始了一场“拼规模”的竞赛。第二阶段众创空间发展的主旋律是“突围”,必须思考如何在这场纷争乱战中突围出去。

要想冲进来是容易的,因为冲进来门是开着的,就跟炒股一样,你想买进可以,但是什么位置卖出就很考验能力,突围的时候门是关着,这是讲究战略方式的。所谓的“突围”不外乎三种可能:一部分人通过不断融资突围,一部分人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+融资突围,一部分人真的赚钱,能直接开门出来,但是能找到“门”,开门出来的比例很低。

至于如何突围,对比房地产的“七通一平”(给水、排水、通电、通路、通讯、通暖气、通天然气或煤气、以及场地平整),未来众创空间的发展也有着类似的逻辑,会经历从提供物业为主和提供基础的服务,升级成为产业链式服务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构建服务的模块化、标准化、可复制性,将是众创空间探索的重要内容。

我们以前一直在做一些模式创新、互联网创新,现在更多的是要跟实业链接,这也是我们今年众创空间中很核心的要素,要往地面走,要落地。长三角、珠三角,这些本来就有产业的支撑的地方更适合这种模式的发展,加强链接实业的属性,形成“小镇”,这是一个创新创业聚集地的升级版。

洪泰创业空间也会通过和实体链接,不仅解决小企业的需求,也会和大企业产业发生碰撞。第一,我们孵化的项目可能更多要偏向实业以落地;第二,很多外围的企业,空间外的很多企业需要找创新空间做连接,比如说服装行业整合,我们可以通过做一个垂直服装时尚类的孵化器或者空间,很多企业就可以链接起来,产生碰撞,这个就有意义了;第三,加强与商业交易的连接,比如空间内部入驻企业的产品销售问题,在理论上可以与线上购物中心、淘宝京东这样的线上电商平台产生连接,探索出一种类似于以前工业加工时代的“前店后厂”模式。

这也是一个存量资产管理的时代的到来,不管是最近火热的雄安新区,还是北京房产限购新政,都充分说明了我们要进入一个真正的让存量资产升值、升级的时代,房地产只是一个载体,房地产会有颠覆性的事件出现。为什么链家值钱,就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进入存量资产管理时代了。在存量资产管理时代,像链家这样的模式,我认为是很有价值,它比任何一家开发商都有价值,因为开发商只管自己开发的一亩三分地,而链家这样的模式接管的是全国的住宅类物业。

对于众创空间也是一样,大量的存量资产需要盘活管理,这个市场是巨大的,至于众创空间为何现在还谈不上“过热”,一方面是目前新开发房地产的体量还太大了,改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;其次是因为创业空间的体量还不大,只是在小众化的市场流行,处于早期阶段尚未成熟,要想获得资本和产业的认可,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创业,就像是一个抉择的再出发

很多人说今年中国的创新创业没有了以往的火爆,相关的投融资消息似乎也越来越少,变得些许冷清。我觉得这很正常,前两年互联网行业存在较多泡沫,通俗讲就是很热闹,而现在正逐渐回归理性。

当然雄安新区这段时间非常火,我相信类似于雄县的这类重磅消息在未来3-5年还会不断出现。因为这是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布局,而对于创投领域也是重大利好。

所以很多人奔着雄县蜂拥而至,买房炒房,寻找新的投资商机,很多人羡慕在雄安新区有户口有地的人。很多85后、90后时常会抱怨说生不逢时,羡慕抓住机会和红利的60后70后。但我觉得不论什么时代的人,都有着属于你这个时代的红利,每个人身边每天都有很多机会,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看到这个机会并与之产生连接。

人的一生算下来也就3万多天,这三万多天你能活成什么样子,或者能不能这辈子获得成功,我认为主要看六个关键抉择点:读什么大学、去哪个城市、入哪一行、跟什么人干,要不要买房以及要不要创业。这六个关键点你能做好一两个,生活就马马虎虎过得去了,你如果能抓住三四个关键点,你肯定也就成功了。

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,正确抉择的关键是你是否具备决策判断的能力。一个人不偷懒不取巧,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的路,走过的路,跨过的坑,这都是宝贵的经验,也是你决策的重要依据。

创业,就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次抉择,对于创业企业来说,每天也在面临不同的抉择,创业选择什么方向,在哪儿创业,怎么打磨模式,怎么融资,拿谁的投资,怎么持续盈利......这些都是企业面临的抉择。

真正的创业就是心灵回归,坚守初心,创业的初心应该融入到你的血液、商业模式里,创造更多有意义的社会价值,让自己真正的融入社会,成为一个社会有价值有意义的人,情怀回归故土,让内心更加接地气。

创业,就像是一朵无我的尘埃花

有一天,赵州从谂在佛堂前扫地。

有僧人问赵州道:“你是得道高僧了,怎么还扫地?”

赵州答道:“尘埃是从外面飞来的。”

那僧人又问道:“这里是清净圣地,怎么会有尘埃?”

赵州说道:“瞧,又飞进来了一个尘埃。”

生命本如尘埃,平常心是道。扫地、除尘都是禅修的过程,人刚出生的时候是一颗初心,无我境;随着成长,有了些许尘埃,达到自我境,这些尘埃有时候会蒙蔽你的心性,放下自我境,认真扫地,就找到了真我境,最难的就是破而后立,从真我境又回归无我境。

天阔水清河滩浅,

风淡云散芦苇前。

空静自在行彼岸,

古寺钟声客坐禅。

无来无去心无住,

岁月如光花漫天。

随其心静,则佛土净。有道者得,无心者通。最美好的梦想,都源自尘埃,我们低到尘埃里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左瑾